近乡情更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感受桃江

近乡情更怯

来源:   作者:朱金良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7-11-17   字体大小:

我家这五年,可用“跌宕起伏、有愁有喜”来形容。先是企业破产,靠我在社区所拿的羞涩工资,供女儿上大学,还要奉养农村老家80多岁的父母,接济日渐老去无子无女的长兄,“四座大山”在身,生活的窘迫可想而知。后来,女儿毕业找到了工作,农村的长兄也吃上了“五保”,我终于长嘘了一口气。正当日子越过越好,准备好好孝敬父母双亲时,去年8月,母亲病故,留下孤零零的老父,接他随我生活吧,故土难离他又不肯,只能沦为“空巢老人”。“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中秋,我终于踏上了故乡的归程。“回家,回家!”手机里播放着我百听不厌的萨克斯名曲《回家》。母亲已逝掩入黄土,家又在何方?有娘的地方就是家!人生苦旅,有一个地方能叫我泪流满面,那就是故乡。生于斯,长于斯,贫穷中相依存,苦痛中共患难,哺育我长大,养育我成人,故乡给予了我一生受用不尽的恩和情,她和娘一样的亲。车渐行渐近,沿途繁华的城镇淡出我的视线,故乡近了,近乡情更怯。
  故乡的沧桑巨变让人眼前一亮: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过去的穷山村已经纳入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版图,几年前“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通村公路,全修成了水泥路;农村低矮的砖瓦房,大多被宽敞的楼房取代,身有残疾的小哥家也建了一座小二楼,吃“五保”的大哥虽然还住在30多年前建的平房里,屋面有些漏雨,但他告诉我,前几天镇村干部派人搞了维修,说是还争取列入今年农村危房改造计划。想到大哥身患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需要住院治疗,我准备拿点钱给他,大哥忙说:“不要不要,现在党和国家政策太好了,‘五保户’生病住院全报销,医院吃饭不用交钱哩!”想当年大哥为协助父母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14岁就进城打工挣钱,一次不小心从建筑工地二楼摔下,医院昏死半天才抢救过来,往事历历在目,令我感慨万千!
  回到父亲住的老屋,父亲比去年更加憔悴衰老。农村老人每人每月70元养老金虽然少得可怜,但做子女的我们基本保证了他不愁吃穿,难道这些就够了吗?失去母亲的陪伴,父亲形只影单,他只有在回忆与子女的祝福中度过风烛残年。
  下午,我们兄弟几个相约,一起上母亲坟头祭奠。“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想起我儿时即将外出读书,母亲熬夜为我编织平生第一件毛衣,以及为筹集学费,和父亲一起挑着菜4点步行20多里地去县城卖的情景,我长跪不起,泪流满面!晚上,望着故乡天空的明月,娘亲!你可知道,纵使皓月再圆,再美,没有娘,岂能望得够,望得尽,望得穿?
  相聚的日子总是很短,不知不觉假期将毕,我还是放心不下空巢的父亲和孤老的大哥。邻居村支书宽慰我:“你安安心心去单位上班吧,开发区正准备搞居家养老和社会托管相结合试点,要不多久就会在全区推开。”居家养老为主,镇村养老院托管所为辅,医养结合,加上为老志愿者服务队全覆盖,这五年,党和政府不断加大民生投入,为农村老人购买养老服务,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目标,真正解决了我们这些在外工作游子的一块大心病。
  辗转数十年,人生到斜阳,思念归故乡。而今,乡愁还在,不见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