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感受桃江

全民健身丨我和资江有个约定

来源:   作者:周有为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6-11-04   字体大小:

  自衡岳九千仞而来,催开一朵芙蓉,仿佛花中藏世界;望洞庭八百里之外,踏破几重云雾,依稀海上现蓬莱。这是家乡芙蓉山的一首对联。说的是芙蓉山南连衡岳,北望洞庭,山峰簇拥,俯瞰资江。山下的洢溪河畔,就是我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
  以前,我的祖辈驾着竹簰由洢溪进资江、过洞庭、下湖北,做“汉口生意”。小时候,听爷爷讲得最多的就是行船驾簰的故事和滩歌: 桃江起航过牛潭,白马耸立索子滩。新桥河南花果山,鹅公浃下李昌港。青龙洲北是瑶湾,李家洲口望益阳...... “资江最凶险的要算桃江的泉峰滩”爷爷说,“滩上全是乱麻石,一不小心竹簰就会撞上石头打坏,我在那里落过水,要不是水性好,早就不在人世了”。水上谋生要有较好的游泳本领,家长们都希望小孩子能游泳,我家也不例外,5岁的时候,爷爷就教我游泳。首先是在小溪里游,然后到资江游。暑假是农村孩子练习游泳的美好时光,我们一班孩子每天吃完中饭就赶着牛往河边跑,把牛放到河洲,自己去游泳。那时候河水很干净,记得我们村里有户人家因为没有水井,每天用大木桶在河里挑水喝,那人一般在我们上首挑水,说是我们游泳的地方水脏。12岁时,我就能横渡资江了,记得在村小学里,我常常引此为豪。后来升学离开农村,很少有机会游泳了。
  益阳和大多数中西部农业地区一样,受到了商品经济莫大的冲击,兴旺了上千年的水运日益凋敝,逐渐被陆运取代,资江修建了一些水电站,以前的许多险滩不复存在。农村子弟纷纷南下北上、进城谋生。很快,城市的喧嚣和汽车的轰鸣让我们感到无以适从、身心疲惫。人们开始怀念乡土社会的生活方式,城里人走向大山,亲近江河。在县城,许多户外运动团体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自行车队、登山队、足之队、冬泳队应运而生。
  夏天里,我认识了桃花江冬泳队的吴大哥。他告诉我,县城有支冬泳队,他们一年四季都雷打不动地与资江“亲密接触”,并且也深深地热爱着这项运动。用他的话说,一走到江边,整个人就开始身心舒畅了。
  我开始加入游泳的队伍,因为有基础,很快就融入了这个群体。一次又一次,我跟着队伍,腰上带个“跟屁虫”穿越滩头、横渡资江。“冬天太冷,我就游到立冬吧。因为中学时代学校的热水不方便,10月份我洗过凉水澡,我预计可以游到立冬前”我忖度着。秋季很快过去,我几乎每天早晨或者下午都游泳,运动给了我莫大乐趣:精力变得充沛,原来天气变冷就急着添衣的现在也不怕冷了,曾经吸烟的我也与香烟拜拜了。
  本不想冬泳。到了立冬的日子,坐在家里,打开冬泳微信群,看到兄弟姐妹们都在游泳,我也来到河边,跟着大家跳进河里劈波斩浪。原来,冬季里水温比气温高!难怪有人出水时还用手把水弄到身上呢!就这样,我游到了冬至、游过了大寒。每次游完泳,仿佛自己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起点。通过冬泳,我发现体内还有无限的潜能,人可以面对任何困难。
  我能坚持冬泳,是与我的团队分不开的。冬泳队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有公务员,有老师,有退职干部。为鼓舞士气,有人编写了《桃花江冬泳之歌》:天空飘起了漫天白雪,大地冻结了料峭寒冰,桃花江冬泳勇士在急湍的资江河中迎风破浪,一展豪情......每当气温下降,寒冷刺骨的时候,大家在水里唱起歌,热血沸腾,好像河水也被我们洗得发热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商业人士也加入冬泳队,很多人不管多忙也会抽出时间参加队里的活动。大家为了共同的爱好相聚在一起,彼此关爱,互相学习。有时觉得不过瘾,大家又到找到天然的跳台练习跳水。游泳成了大家最好的休闲方式,即使霜寒雨雪也从未放弃过。为此,还专门在河边搭建了一个小小的更衣室,并将经常集中游泳的资江蛤蟆石水域戏称为“秘密基地”。为什么这样称呼呢,一位小伙子笑着说,“游泳者也就图个痛快,在清晨和黄昏,没有女队员也无外人的时候来个裸泳,亲近大自然。没有裸着登山的,没有裸着骑自行车的,没有裸着长跑的,只有游泳的才能裸”。
  桃花江冬泳队成立以来,除了在县内活动,还到安化、长沙、湘西州等地参加比赛和联谊活动,部分队员远征松花江、马六甲海峡。当有人问冬泳冷不冷时,吴大哥说:“冷,但是很爽!冬泳靠的就是坚持和毅力。上岸后,我们会通过跑步来使身体回暖,那样我们一整天都是暖和的,特别舒服。每天运动半小时,健康工作一整天。”
  感谢资江,还有冬泳队,我虽然不能像爷爷当年一样凭着一条竹篙走南闯北,领略山水的神奇,但因为游泳,我也可以“行走江湖”,我游泳,我健康,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