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罗溪---罗溪的源头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趣说桃江

走进罗溪---罗溪的源头

来源:   作者: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7-10-18   字体大小:


罗溪的源头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是铜锣山,一种说是吉安仑。我们决定去现场看个究竟。村支书黄运奎特意在头天下午,安排他的副手村委主任李新书(合村前老罗溪村支书)与我们碰头。今年五十九岁的李主任,敦实而笃定,听我们说明来意,与大山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他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并建议我们一并去老木棚那边的几个景点看看。他说的几个名字让我们喜出望外,那正是下一步要寻访的景点。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如约来到村委办公地。李主任见我和小黄(摄影的卫平兄年老体弱留在山下,由他32岁的弟子黄小康上山拍摄)提着食品和几大瓶矿泉水,笑着示意将矿泉水留下,那意思完全是一一多此一举!

出发了,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和地图:上午九点三十分,罗溪村杉山里。

李主任肩一把磨得雪亮的柴刀走在前面,队伍沿着罗溪边上的简易公路前行。今天的太阳还躲在云雾的后面睡大觉,迎面亲吻过来的山风,浸着秋天那些花花草草的颜色,飘着果实熟透了的馨香,撩拨起我这位洞庭湖里长大汉子的好奇心一一眼睛扫描着、耳朵竖起来、嘴和鼻正狂吮,贪婪这满眼的秋色。

过了虎家湾,路越来越陡。一旁的罗溪瘦身成高山上飘落的白练,纤细而柔情,那欢乐的声音随清风经水帘的过滤,淌过来从耳朵弥漫周身的每一个细胞,仿佛要洗濯我世俗了的灵魂,还妩媚着慰藉我满身的疲惫……

叮叮当当清脆的铃声唤我回到队伍中,见溪边一群山羊散漫地啃着丰腴的野草,都懒得多看一眼,全然不顾我们的存在。李主任似乎一下子记起了自己的职责,主动聊着眼前这片大山。

瀑布以上的老罗溪村住着四百多人,耕种两百多亩水田。他的祖先是一位走四方的地生(风水先生),这里的风水停住了他的脚步,一守就是几百年。到了他这一代,地生的祖业早已失传,上世纪七十年代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后来担任村组干部,特别是八十年代末,身为村支书的他,带领全村男女老少奋斗三个春秋,硬是在悬崖上修了一条盘山公路……

他说得很轻松,但眼神里分明泄漏了对那些辛酸岁月的深深感怀。不知翻过了几个山头,李主任忽然指着一处茅荒草深的地方说:“那就是罗溪的源头!”我和摄影的小黄朝他手指的位置跑过去,揭开荆棘和茅草,仅见一泓浅浅的汩汩流淌的泉水,如不刻意找寻,很可能忽略不计。小黄很失望,一定是比他想象的差远了,看着我忙碌的身影,他才不得不摆起三脚架,认真地拍摄起来。

李主任在一旁解释:左边的大山叫铜锣山,高847米;右边的大山叫吉安仑,过去有种说法仅比铜锣山高一米,前两年他亲见县农业局的专家用仪器测了,903米高,比县内最高峰猴家大山矮14米,例全县第二高峰。我抬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见两座山峰夹着的山坳就在眼前,源头的位置就在山坳正下方三十米处的坡下,参照两峰的高度,和李主任合计,估摸此处的海拔在800米左右。从地形分析,两山的北坡应为源头的积雨面,山坳的最高处就是分水岭。这样看来,以前关于源头的两种说法都没有错,甚至出现了第三种说法,即两山共一个源头。如果要确定一座山,则非吉安仑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