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趣说桃江

走进罗溪---高天上流云

来源:   作者: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7-09-14   字体大小:


看罗溪瀑布已不少于十次了,她的身姿,她的气度,她的性格早已了然于心。依昨日约定,罗溪村的黄运奎支书一早就在瀑布前的山脚等着我们。摄影家卫平兄执意从瀑布左侧新开的一条便道上山,试图寻找新的角度拍摄去了,我则例行公事,与黄支书到瀑布前看看,然后从熟悉的右边攀爬而上。

今日的瀑布一如往常,从悬崖处急流直下103米,撒玉抛珠,蔚为壮观。站在山脚看两边森林簇拥着的瀑布顶部,居然镶嵌在蓝天里,瀑布从白云处撕开一道口子泻下来,分不清是飘来的云,是奔涌的水,还是洒落的珍珠……

黄支书边爬边介绍:瀑布源自境内的群峰,汇合着五大山沟十多条溪水,迤逦五里,出飞水岩而下,跌水铲成潭,复从潭中溢出,又铲成一潭,如此三跌三挂,始入谷底,人称“罗溪三迭”。我们依次从“三迭”“二迭”爬到“一迭”的大水潭边,站在乱石堆上,抬头看垂直高度在50米以上的飞水岩矗立在半空中,刀劈斧削,中间微凹,尽显阳刚之气……潭深莫测,据说当地村民用多根南竹接起来也没能探到底,有人说与上面悬崖的高度是对等的。实话说,每次站在这里,都被这山与水的激情感动,有种荡气回肠的豪迈,久久不能平静。

我们沿着右边丛林里的便道攀岩而上。村口就在飞水岩上游十几米处。有一株呈丫字形的古树守护着隘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从此处仰视四周峰峦,像巨大的墨绿色铁桶,紧紧地围裹着罗溪村(老罗溪村)这个“天外来客”,公路、梯田、屋宇成扇状向群山铺开,这里像个地漏,整个积雨面的水都汇聚拢来。当然,这里成了这个自然村落的经济、文化中心,就连合村后的村委办公楼都建在这里。黄支书还提供了历史依据,他指着树下的一块石碑佐证:“奉宪永禁私宰赌博盗贼抹牌淫戏窝匪,一切不罚(法)情事如违究治。同治九年冬月团甲公立”。碑文告诉我们,早在一百四十多年前的清同治年间,这里整肃民风,就是一个安宁祥和之地。

我们在村里转悠发现,这个县境内离天最近的自然村落,与周围的村庄比起来,陡然间提升了几百米,平均海拔在500米以上,祖祖辈辈靠一条悬崖边的小路与外界相连,有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和建筑风格:他们或依山而栖或伴水而居,遗存着不少纯木结构的吊脚楼;许多人家还用着明清时期打造的青石储水器(水缸替代品);老人们围着梭筒杆煮饭、烧水、烤火、聊天,还吧吧地吮吸着烟壶那端插在火中长得比人还高的杆烟……一切古朴厚拙。

在村里,渴了,随便走进一户人家,主人都会热情递上一杯芝麻茶,如果时间充裕,客人愿意坐一会儿,主人立马会现打一钵香喷喷的擂茶敬上;碰到主人外出,你不必担心,主人不会关门,你可直接去厨房喝上早已备好的凉茶……黄支书脸上绽放得意的笑容:这里没有盗窃,没有诈骗,治安案件很少发生,刑事案件更是未曾听过。


从去年开始,村里为了开发旅游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引进了水果种植专业户,成立了农业合作社。自然村两百多亩梯田,全部作为股本入到了合作社,种植苗木、药材和水果,他们给这个大庄园起了个闪亮的名字一一百果园。听着村民们的介绍,我仿佛看到了春回大地的时候,这里烂漫成花的海洋的景况。在虎家湾组村民伍令军家里,我和这位三十八岁看上去极聪慧的汉子聊天,他侃起了家族的历史:他们家世代知书达理,也积攒了不少财富,到了他的爷爷时,因“土改”划了个“地主”的成分,属于群众管治对象,财产被没收,家里穷得叮当响,整日抬不起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那年大旱,颗粒无收,贫下中农都饿得皮包骨,他爷爷就可想而知了。这时,老人家忽然记起家中藏着的一本《本草纲目》,于是手揣藏书,组织家人进山按图索骥找起来,只要是能充饥的统统挖回来,在煮熟分给家人吃前老人家都要先尝试,有几次险些中毒,都像有神灵庇佑一样化险为夷。他们一家终于挺过了那个“大饥荒”,用伍令军的话说,“要感谢命运的捉弄,让我们家族学会了什么叫坚强和又一种生存的绝技!”



原来,自爷爷始,他们家人人都会识草药和各种食材。这片走不到尽头的大山,给予了这个家族施展绝技的大舞台。如今,伍令军把山中的几十种中草药和食材移栽到了山下的“百果园”里,并有了三十多亩的规模,有好些品种的培植技术都是他无数次实践后“首创”的。他说了一长串如“土人参”“洋鬼角”“臭罗卜”“牛皮藤”……之名称,让我如堕五里雾中。一旁的伍夫人扬起手中正在清理的野菜告诉我们,今天的午餐将有几道新鲜菜上桌……





“快来看,我发现新瀑布啦!” 六十多岁的卫平兄在罗溪的那边,高兴得像个玩皮的大男孩,在喊着、笑着、跑着。谁也懒得在意他发现了什么,只觉得他那幼稚的神态逗人喜爱。显然,他拍摄瀑布上山后,找我们好久了。他从上游的石桥绕过来,喘着粗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见大伙笑着,又特别申明:“真的发现了新瀑布!”我用质询的眼光看着黄支书,他会心一笑:“应该是真的!那是从仙人岩上流下来的,在八丘田形成了一个瀑布群,外面还不知晓。”得到黄支书的肯定,卫平兄打开相机,展示着他的发现……


我简直被惊爆了:无论瀑布的气势和形态,以及与周围环境的和美境界,都是现有瀑布不可比拟的。我不停地翻看着,久久的,那镜头里的水雾仿佛升腾到了眼前,让我迷蒙起来:这一片茫茫无际的大山,这一群勤劳勇敢的山民……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一句话,“水到绝境成飞瀑,人到绝境是重生”,让我释然……


罗溪,高天上流云,难道不正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块洁净土地上劳动者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