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飞水岩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趣说桃江

夜宿飞水岩

来源:   作者:孙国基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7-02-28   字体大小:

飞水岭在桃花江上游的大山深处,岭上的飞水岩是一处奇异的瀑布。直到寻到它之前的那一秒钟,我们仍不相信,桃花江还会藏着这样一处美景。我们沿桃花江而上,原本是冲着大山深处那处湖水去的。“有湖在深山”——那被定为省级森林公园的“桃花江森林公园”,显现着千姿百态的湖光山色。荡一叶小舟于千顷碧波之上,望四岸群山紫雾缭绕,望羚羊麋鹿吸水湖边,望杂树繁生的小岛在湖中错落有致,谁还会再企求此外的去处呢?

可机缘就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产生了。当我们小舟荡进一处湖汊,猛见一峡谷中欢奔而来的溪水,倏地便产生出一个弃舟而上的念头来。

溪水是从一处“城门”里钻出来的。一堵巨大的石墙,横悬于峡谷之上,俨然一堵城墙。溪水穿墙而过处,便是城门了。数过一棵棵枯藤老树,踏过一处处小桥流水,暮色拥进山林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种巨大的轰响。那是一种激越而清脆的轰响。有人兴奋地一声喊:寻到瀑布了!

山道一折,那从天而落扑入眼帘的,确是一匹壮观的瀑布。这便是“飞水岩”。

好个“飞水岩”!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如果不是在真切地感受着,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这“飞水岩”名字里,那“飞”字的神韵的。

飞水岩头,有一方流水从80多米高的岩坎跌下。可那水不能一泻到底,展现一种畅快与淋漓。它在岩坎上跌落的过程中,遭遇无数棱棱角角的阻挡,如一块从天而落的大绸布,中途猛然遭受着无数锯齿刀锥的刺划,被剥剔成丝丝缕缕。直跌到岩底,在那堆乱石上砸得粉碎。暮色里,瀑布的前方是大小水珠飞溅,如亿万晶亮的星星在闪烁跳跃。

当一切已隐进夜色之中,我们仍伫立于瀑布前,用心灵感受着这一幕神奇的飞水。我们的头发与衣襟被鼓荡着,那是水流在岩坎上弹跳,在谷底冲撞所掀起的气浪。我们的面颊和周身也分明感觉着,被那漫天飞溅的水珠花朵所拥吻,一种别样的清凉沁人心田,浸透肌骨。我们全然忘却了刚从夏天的暑热中走来。

“呵——嗬——嗬——嗬……”隐约有呼声传来,抬头看见对面山腰上,游动着一点亮光。 

“哎——”在我们不停的回复声里,亮光时隐时现,向峡谷移来。

那是一位健壮的汉子,他告诫我们,山里多蛇,没灯光是不能随便走动的。随着一声长长的鸟叫,我们骤然感到了一种无形的恐怖。“到我家歇去吧。”汉子发出了邀请,“明早再来看瀑布,有太阳的早晨,瀑布上冒着紫气呢。”

我们接受了汉子的热情邀请。

汉子家在飞水岭半腰上。那是一座泥墙瓦屋。女主人弄出的饭菜飘溢着浓郁的乡土气味。

大山里的夜是寂静的。山风吹来,我们感到了衣衫的单薄。女主人在堂屋的火塘里,为我们燃起了一堆桔红色的松蔸火。然后,把让给客人睡的床位一一指配给我们,说是明天一早要上山整治包谷地和旱稻地,便领一家人早早安歇去了。

火苗温柔地舐着松柴,满屋子弥漫着松油的香味。一圈人就这么静静地围坐着,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窗外,星空低悬。山梁上灯火点点,正与星星悄悄对话。偶尔有萤火虫穿梭其间,似是为对话者添着茶水或斟满杯盏。

瀑布于谷底轰响,衬托着大山的宁静。

感觉一切远离尘嚣,感觉着曾经属于自己的某种躯壳也远离而去。此时唯一拥有的是某种无限、某种永恒。

就这样,不知对面山梁上星星与灯火的对话何时结束,也不知曙色何时已从窗棂探进来。当火塘边的宁静终于被小鸟的晨唱惊醒,一夜所历,便恍如隔世。

厚厚的木板门吱呀一叫,就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大雾已将群山深深地泡在自己的乳汁里了。“日照瀑布生紫烟”的图画已与我们失去了缘份。

我们仍不甘心地走向飞水岩。伫立岩头,我们被另一种景色惊住了。

脚边的瀑布冲向谷底,击起一种强大的气流。那气流将沉于谷底的厚厚的云层,掀得如激浪翻滚。雾的波涛沿着峡谷一浪一浪向前涌动,如大江奔流。 

“真忍不住要跳下去!”我对着山谷喊。

“跳——下——去——”山谷回音。

猛回头,下山的路,在雾中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