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创建进行时

【桃江好人故事】飘洋过海还父债 诚信二字值千金

来源:县文联   作者:夏升学 访问量:   发布日期:2018-10-18   字体大小:

提起夏楚中,世人并不陌生。这位当年血战淞沪、痛歼日寇的抗战名将,青史留英名,民间传佳话。其中一段往事,是他嘱儿还债的诚信故事,至今传为美谈。

故事从荫乐茶亭说起。

奇事:健儿杀倭寇  慈父建茶亭   

坐落于武潭寨子仑山岭的荫乐茶亭,始建于民国二十六年,捐建茶亭的善人是夏楚中之父夏荫槐。民国二十六年即1937年,这年,“七七”事变爆发,黄埔一期毕业、时任第98师师长的夏楚中,率全师官兵开赴松沪战场,浴血杀敌。他奋不顾身,骁勇善战,先后参加淞沪会战、南昌会战、三次长沙会战和浙赣会战,杀敌无数,是陈诚手下能战的虎将,历任第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

奇巧的是,就在夏楚中为保卫家园浴血奋战时,将军的父亲夏荫槐,正在家乡做一件方便民众的善事。当时,武潭有一条古道,在寨子仑山岭东北面蜿蜒而上至山岭,连接安化,成为安化商贩进入桃江的捷径。1937年7月下旬一天,夏荫槐寻几味草药,经过寨子仑山岭上,已近晌午,便卸下背篓,坐下歇息。不一会,陆续有一些过往行人也在山顶停留歇脚。行人中有挑夫、炭客,有货郎、药贩,也有游医和云游僧道。时值酷暑,骄阳似火,大地如炉。歇脚人攀谈起来,大伙都说仑上好歇脚,就是没有茶水解渴,若遇上雪雨天,也没有个遮风避雨之所。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夏荫槐下山回家,便同妻子商量,要在寨子仑上修个茶亭。夏荫槐就近请工匠,雇人挑上寨子仑。五天时间,岭上便落成了一座茶亭:砖瓦结构,走廊数米,廊内设木制条凳,有烧水厨房和一间小寝室,窗台置放茶壶、茶碗。夏荫槐还特意雇请一名热心大嫂烧水,从此,崎岖山路驿道上有了“荫乐茶亭”,四季施茶,行人称便。夏荫槐的善举,也是口碑载道。

2011年清明节,夏荫槐满孙夏明长先生回乡祭祖时,出资2万余元修缮茶亭。他对村民说:“我虽然加入了美国籍,但我要我的子孙记住,我们的祖籍在桃江,根在中国,我们永远都有一颗中国心!”对此,当代诗人吟诗称赞:文人墨客武潭行, 慕名踏访夏楚中。健儿淞沪杀倭寇, 铁马金戈扬威名。慈父捐建乐荫亭, 四季施茶五十春。 将军府第雄风在,忠恕传家励后人。 

秘事:“黄狗练窠”山,将军未了情

桃江沾溪镇有一座叫“黄狗练窠”的山,名不见史志,却与抗战名将夏楚中将军及将军后人结下了情缘。

长沙会战后,夏楚中将军升为10集团军中将总司令兼洞庭警备司令,曾在益阳驻守。将军关心民生疾苦,曾偕夫人李建平回家乡,向灾民定期施粥300担米,平粜谷600担,低于市价一半,使20里内灾民均受其惠。

当时,夏楚中在武潭寨子仑的老家,人称“将军府”,为人直爽、善看风水的汪新秋先生,被夏荫槐看中,接到夏府当了管家。时值抗战,夏将军戎马倥偬,很少有机会回家。老家的诸多事务都交由新秋先生料理。新秋先生不负重托,将夏家吃穿用度、各项事务安排得有条不紊。1946年春,抗战胜利后,将军回到武潭老家小住,从父亲口中得悉,新秋先生善看风水,一时心动,便要新秋先生为其找一块地,作为自己百年之后的归宿之处。将军派人安排船只,与新秋先生顺流而下,沿途踏青踩地,途经大栗港、沾溪、修山,牛潭河,直益阳大码头,最后相中了位于沾溪石洞港村的一座叫黄狗练窠的山。

    资江在此拐了一个大弯,由南而调头北去。羞女峰横卧于东、浮邱雄峙于南,西望荷叶山北濒资江,对岸舞凤山丰姿绰约,沾溪与资水迤俪而来,相汇于荷叶山下,白沙洲宛如一弯新月,将资水一分为二,此处河面异常开阔,前临樟树深潭,后连青翠竹山,黄狗练窠山恰在这里拔地而起,似欲吸尽一江碧水,灵秀无比,气势非凡。将军很快爱上了这块风水宝地,对汪新秋说:“百年之后,就归葬于此吧。”

未料天不遂人愿。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蒋家王朝危如累卵。将军离开家乡时,将军与新秋先生话别,给他结算了工资,合计68担谷,本打算立即给他,因家中积蓄无几,离开武潭时较为仓促,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为表谢意,将军取下手上的金戒指要他收下,新秋先生坚辞不受。将军只好打了一张欠条,要他收好条子,将来见面的时候再偿还于他。二人作别,谁知这一别竟成了永诀。

新秋先生回了龙溪老家石马村务农,回家乡后一度清贫,1962年,新秋先生因病去世。夏将军离开家乡后,于1951年从香港辗转来到台湾,任台北市益阳同乡会名誉会长。将军思念故土,经常向子女们提起新秋先生,他教育孩子们做人要做到“勤、俭、诚”,欠人家的东西,一定要偿还。将军夫人李建平因子女多,入不敷出,50多岁到加拿大当保姆赚钱,送子女苦读大学。将军1984年首次写信回武潭:“游历美、加为时两月,探访10个儿女及孙辈等50余人”。其后,多次来信询问乡情,体现了将军眷念故土之情。1988年以来,将军寄给夏国清、夏冠俊堂弟,李乐观姻弟等亲属美金3万余元支持家庭建设和发展生产。1988年12月28日,将军于台北三军医院逝世,终年88岁。

诚信事:夏天长替父还债

将军去世后不久,台湾当局准许台湾同胞回乡探亲,将军长子夏天长先生得以来往于海峡两岸,1996年4月2日,清明前的一天,他终于回到了阔别40多年的老家武潭。夏天长没有忘记父亲生前讲过的新秋先生的往事,他也知道父亲未遂之愿——死后未能归葬黄狗练窠山。

这次回乡,他终于来到龙溪石马村,见到了当年管家的儿子汪再荣,夏先生提起了夏家欠汪家68担谷的事。汪再荣说,听父亲讲确有其事,还有欠条为证,汪再荣找来了父亲留下的条子给夏先生等人看,夏先生拿出了400美元要汪收下,并对汪家表示感谢。后来,汪再荣用这笔钱修建了一栋红砖平房。

岁月如歌。黄狗练窠一直在等待将军的“归来”。然而,山上的野花开了一遍又一遍,满山的树叶落了一层又一层,将军竟一去不返,唯有他保家卫国、忠勇仁义的美德在家乡传诵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