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23-08-08
【桃花江的故事】历史文化篇——浮邱真武显神威
发布时间:2023-03-09 06:43 信息来源: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刘鉴 浏览量: 【字体:

1944年霜降之夜,侵华日军驻益阳某部少佐山本一郎向翻译官李金龙交代一项特殊任务:上浮邱山拜谒真武祖师。

李金龙是益阳大码头人,对浮邱山很熟悉,浮邱寺的住持还是李金龙的堂伯。浮邱寺供奉道佛两教诸神,各路信众拜各路神仙,但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寺内真武祖师最有名,最灵验。 山本是个中国通,酷爱中国文化,自幼痴迷中国道教,特别崇敬真武祖师。

李金龙却欲劝阻这一计划,他知道这事有风险。他快要当爹了,关键时刻要保住自己的脑袋。从1937年12月2日起,日机十余次轰炸益阳,益阳人民经历一幕幕人间惨剧,对日本鬼子早已恨得咬牙切齿。1944年5月,李金龙从国民党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师部文书的位置上投敌,帮助日军进犯益阳。6月7日,益阳县城沦陷。虽说李金龙当汉奸这事只有妻子金凤和个别日军官兵知晓,他父母都不知情,但万一在往返途中被人识破,小命就得丢了。于是,他故意对山本说:“这些年皇军军威浩荡,浮邱寺早已破败不堪,没啥看头! ”

“正因如此,该赶紧去看看。以后炸了,想看也看不成。”山本坚持己见。

李金龙换个理由,满脸赔笑:“山上只有我堂伯和几个老掉牙的和尚,道观早就没了。”

山本连连摇头:“非也!明清两朝,浮邱山是湖南省道教领导机关道纪司的所在地,浮邱寺道佛共存,是天下寺庙少有的奇观。真武祖师坐镇浮邱。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啊! ”

李金龙不死心:“我随家父在武汉三镇生活过,听说真武主要在湖北的武当山……”

“相传武当山南岩是真武得道飞升之地。但事实上,真武是在浮邱山飞升的,这是我20年研习的成果,绝不会错! ”山本不容置疑。

“您不会错! ”李金龙贴上前讨好地说,“我是为您的安危考虑。您只会说东北话,一张嘴就会遭人怀疑。国民党第十八军、 第七十三军驻扎在桃花江一带。那里还有中共的游击队,大大的厉害! ”

“我自幼听欧美传教士说,在中国湖南益阳有一座叫浮邱山的仙山,女蜗曾在山间炼石补天,葛洪、潘逸远、张三丰在山顶布道修行。如今近在咫尺,我岂有不拜之理?再说,我们去拜真武祖师,真武祖师会保佑我们平安。”山本轻拍李金龙的肩膀,“过两天就是九九重阳,是真武得道飞升之日,就这么定了。你妥善安排! ”

李金龙得令离开。山本闭目,眼前浮现真武祖师手持宝剑降妖伏魔的形象。他执意去拜真武祖师,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一祈求真武祖师保佑日军赢得太平洋莱特湾海战胜利。此前日军在衡阳遭受重创,在塞班岛、马里亚纳群岛连连失败,日前莱特湾海战爆发,此役日军若败,日本南线资源输送的命脉将绝,“大东亚共荣圈”将破,那绝对是一场噩梦。他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浮邱山。他相信,真武祖师是无所不能的菩萨,更是无往不胜的战神。

李金龙回到家,跟妻子金凤说要去浮邱山的事。金凤一听喜上眉梢:“三月三咱俩去浮邱寺求子,真的怀上了!我答应了真武祖师九月九去还愿。这下正好,带我一起去! ”

安排金凤上山,这倒不难。李金龙想出一个好主意:明天是九月初八,方圆几百里的香客都会等到九月初九上山,那么,请山本明天上山,几乎不会碰到香客,可大大降低风险。为确保万无一失,李金龙决定带两名日军卫兵凌晨卯时进山,金凤和山本假扮夫妇傍晚酉时登顶。堂伯没见过金凤,一定看不出破绽。

李金龙立即跑去请示山本。山本欣然同意,还让李金龙转告住持,他将以“国立武汉大学国文系李教授夫妇”的名义,向浮 邱寺捐款一万大洋。

次日凌晨,李金龙和两名卫兵换上国军军服,故意不走南边的穿天坳,而是选择平时少有人走的东入口进山。晨鸟啼鸣时三人入寺,拜见住持。住持认得堂侄,听说武汉的教授夫妇捐款, 很是高兴,心想有一万大洋,残破不堪的四进大殿可得修缮,万卷藏经也不用直面雨雪了。倘有余款,再建两排客房,平时宿香客,灾时庇八方。

酉时,暮鸟归巢,圆日与半月同辉。几个老和尚在后堂准备斋饭,住持和李金龙在寺外迎候。只见山本身着青布长衫,布扣紧锁,大步走在前头,另两名“轿夫”敞衫露怀,抬着金凤。

山本热汗涔涔,却浑然不顾。他如愿登顶浮邱,穿过千年银杏林,遥想真武祖师食银杏白果、锁洞庭孽龙,不禁心潮澎湃。

“我们两口子结婚五年没怀上,今年三月三从武汉来求子, 真武祖师果然赐子予我。我就拉我家李教授一同来还愿了!”金凤嘴巧,半真半假的话语直往外倒。山本微微躬身,彬彬有礼, 颇似大学教授。

“请入寺畅谈!”李金龙见一切尽如预期,心中高兴,率先入寺引路。两名穿国军军服的卫兵紧跟入寺,分列两侧。

“对!对!我们先去还愿! ”金凤腆着大肚子,侧身跨过门槛,随即转过身来,迎“李教授”入寺。

山本颔首捋衫,正欲抬腿,却被住持拦住。

山本疑惑地看着住持。寺内外的卫兵警觉地把手按在腰间。

住持表情平静:“请先生解扣。”

李金龙闻言大惊,却假装轻松:“大伯是担心李教授受热。 李教授您热吗?”

山本摇头。

“不热不热!寒露都过了,我还冷呢! ”李金龙喝令门外敞衫露怀的卫兵,“快把衣服扣好,小心着凉! ”

李金龙一边说着,一边扶山本入寺。不料住持再次伸手拦阻。

四名卫兵正要掏枪,山本微微摇头,然后正对着住持,缓缓解扣,露出土黄色的日军军服。

“宗教无国界,日本人也可以入寺吧? ”山本微笑着问。

“日本人可以。请先脱掉你的军服。”住持的语气依然平静。 卫兵们掏出手枪,齐齐对准住持。李金龙朝后堂那边看了看,又扭头朝住持:“大伯,别这么讲究吧,穿军服怎么了,我不也穿着军服吗! ”

“可日本人的军服,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住持字字铿锵。

“少佐是以个人身份来拜真武祖师的,跟穿什么衣服没关系! ”李金龙急了,“少佐有诚意,愿捐一万大洋! ”

“脱了日本军服,才是个人身份! ”

“你是佛门和尚,我信奉的是道教,你无权拦阻!”山本动怒了。

住持不让步:“我是本寺住持! ”

“哎哟哟!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看真武祖师面!”金凤跨出寺门打圆场。

住持两手展开,双眼微闭:“不脱日军军服,休想进门! ”

李金龙和山本几乎同时抽出匕首。两人一前一后,连扎住持的胸和背。鲜血喷涌而出,住持缓缓倒地。

李金龙紧张地朝后堂望去,后堂寂静。

李金龙一挥手,金凤赶紧上轿。这时,一个扫地老僧见住持倒在血泊中,正欲呼救,四个卫兵抽出匕首对老僧一通乱捅。

随即,两“轿夫”抬着金凤,李金龙与另两名卫兵护着山本沿南路分两批先后下山。

来到穿天坳水库附近,天已黑了,金凤心中窃喜,一路没人追随。突然天空两声霹雳,轿停,金凤钻出轿来,竟不见两个“轿夫”。左喊右喊没人应答,她只得在附近找农家借宿。

次日清晨,农家主人及进山香客惊呼,穿天坳水库漂浮着六具男尸。金凤匆忙赶到,认出正是李金龙、山本和四名日军卫兵。她惊愕不已:“怎么两声霹雳后分两批下山的六人,无任何外伤,齐齐淹死在水库?”

难道是真武祖师显神威,把六条恶棍灭在这里。想到这里, 金凤“啊”的一声怪叫,又哭又笑、手舞足蹈跑下山去。

如果山本一郎没死,他会以为真武祖师真的显神威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战一莱特湾海战在这天结束,13艘日军巡洋舰等重型军舰被盟军击沉,日本帝国海军主力被消灭,他的父亲一日军南路舰队“扶桑号”山本大佐葬身苏里高海峡。次年8月21日,山本大佐的妹夫、山本少佐的姑父今井武夫,作为日本乞降使节在芷江向中国人民认罪投降。

斗转星移,万物乾坤。如今的浮邱寺内,马、赵、温、关四 大元帅侍卫的真武祖师,与二十四诸天菩萨一起庇护八方黎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